三十-紫罗兰-我老婆世界第一可爱!

当我从地狱爬回来时,我就不再是人了
从头到尾,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练习发糖ing

本命流光


不接受乙女腐/写手/be爱好者
萝莉控/正太控/病娇控
沉迷梦间集,只吃all寻梦人不吃腐,寻梦人人设有
金铃索爱好者
跳妹吹/妖狐吹/草吹/公主吹/杏吹/p桑吹
吸血姬吹,终极吹
厌恶任何踩乙女女主、我喜欢角色的故事
阴阳师乙女同担拒否,般若也是
般若女友,不折不扣
接受写文下单
求聚聚合作出本
以上,欢迎勾搭

我已经患上了过激流光同担拒否病了,症状是看到别人夸流光我居然会想哭……

一场来自烧烤摊的爱情(1)

剧毒现代paro.没有任何侮辱角色的意思,没有!
剧毒!慎戳!
流光×兰(我闺女),平和友好的日常(不是)
友情出场,蒸蒸家的耀灵 @喵丁丁有大丁丁
——
  我瞧见他了。
  一个很漂亮的男人,银头发实在是好看,刘海有点长,遮着右眼,抬起头就看得见眼睛是金色的,在烧烤摊不太亮的灯光下煞是好看。
  这么多年,我大抵是第一次这么彻底被美色俘虏,无怪乎耀灵这么不顾一切,真是美色惑人啊。
  他大概是感觉到了视线,疑惑地抬起头, 四处张望。为了做掩饰,我一把抓起盘子里的烤鱼就往嘴里塞。 因为吃的猛,差点一口气没岔上来。
  “兰,你慢点,没人跟你抢的。”
  圣火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旁边,给我开了瓶啤酒,一眨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给你免费。”
  差点一啤酒瓶子砸过去的我这才拿起啤酒,咣咣咣喝了几口,好容易顺了气吞下去。
  其实要说长得好看,烧烤摊的老板圣火令那也是绝对的帅气逼人,又会撩,身后迷妹一堆一堆的,跟他做的不是烧烤而是明星一样。
  “谢啦。”
  我好容易将鱼肉咽下去,对着圣火令笑道。他对我笑的更是闪亮夺目:“你别去绿竹棒那儿就行。”
  绿竹棒是隔壁摊儿做叫花鸡的,他做的叫花鸡那是真的好吃,长得也好看,性子开朗,人气自然也是高的可怕。光是迷妹就把把抓,就是圣火令不大喜欢他,换句话说,谁能对抢生意的有好感呢。
  我顿了顿,眼睛还盯着那边:“瞧你说的,耀灵可是我好友,我哪儿能不捧她的场子啊。 ”
  耀灵是绿竹棒的媳妇,叫花鸡摊的老板娘,原本是个高学历的研究生,她跟我是好友,结果谁知道她是个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痴情女子,后来看中绿竹棒也不顾什么知识分子,毅然决然选择倒贴,成了老板娘。
  “除非……”我冲着圣火令竖起两个指头,“两瓶。”
  “瞧你说的,你要喝,那我自然是请了。”
  圣火令二话没说,提来两瓶啤酒,哐哐哐给开了。
  你瞧瞧,圣火令多会做人。
  提起串金针菇,我抬头冲他道:“哎,圣火,你咋就不怕我去淑女那儿吃饭呢。”
  “你有钱吗?”
  这话忒是伤人了。
  在街的对角有家大酒店,装的那叫一个金碧辉煌,老板是对姐弟,一个叫淑女剑一个叫君子剑,不过我是没觉得君子剑哪儿君子了,就是个姐控,对我凶了吧唧的。
  不就是跟淑女剑喝了个宿醉吗!
  说起淑女剑,那是酒店的一枝花,生的那叫一个好看,就是性子比较豪迈,他们酒店不卖酒,据说就是给淑女剑喝完了。
  这话我是不信的,不过淑女剑酒量是绝对好的,尬个十几瓶跟没事人一样。
  这话圣火令是铁定说不出来的,我一抬头,就看见大晚上还带墨镜的飞燕走了过来。
  飞燕是隔壁爬宠店的员工,店长是个叫灵蛇的,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没事就给我塞蛇。后来听神雕说,那是他告诉灵蛇女孩子喜欢小动物的原因。
  可我虽然不怕蛇,可是也没打算养啊。 而且据说灵蛇家的蛇,那可是剧毒。
  他真的想做买卖吗。
  飞燕犹豫了一会,非常有礼貌地跟圣火令打了声招呼,转过头看我时却犹豫了相当长的时间,才道:“晚上好,兰。”
  这人肯定还记着我欺负他的事儿,我也不由得感叹一句记着仇还这么有礼貌灵蛇真是教的好,又随口应付道:“晚上好晚上好。” 说着,却想起飞燕好像是跟那人一个桌的,“问问啊飞燕,你刚刚在那桌儿?”
  “嗯。怎么?”
  “那个银发的,叫什么啊。”
  飞燕瞅了我会,没说话。
  “我明儿肯定去找你灵蛇尊上试药,行不?”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宠物店老板,爱好是制药。
  “他是流光银刀,跟金铃索是师兄弟。”
  “……金铃儿的师兄弟怎么这么多啊。”
  金铃索是不远处开丝绸店的,有个竞争对手九曲青丝,别看他人特冷淡,其实是个好人,就是他师兄一个比一个古怪。
  圣火令瞅着我笑:“你怕什么,再怎么也不会再成你和银缕拂尘那样吧。”
  他大师兄银缕拂尘和我是死对头,见了就怼,原因是他这人简直有毒。他开了家道教用品店,生意那真是门可罗雀啊,原因是他看谁都觉得他辣鸡,其中我大概就是那个最大的辣鸡。
  “我可跟你说啊,拂尘生意那鬼样子就是他活该,你瞧瞧冰魄多厉害啊。”
  金铃索的二师兄叫银缕拂尘,生的好看,就是性子古怪,老爱开嘲讽,没事还毒我两下,不过他生意头脑好啊,带着他师弟御蜂开了个针灸店,生意很是火的的。
  “银缕拂尘也就那个性子啊,怪不得谁……”
  “不好啦,圣火令,你看见玄铁重剑没有?”
  圣火令话还没说完,柳叶刀就跑过来,难得的有些惊慌:“屠龙和倚天又打起来了!”
  屠龙刀和倚天剑是我们这儿打铁的和卖毛领的,据说是兄弟,可是见了面就打,每次都得神雕或者玄铁重剑去劝架。
  “我没看见,你去绿竹棒的叫花鸡摊看看去!”
  “我去过了,没有!”
  我想了想,接过话头:“那是在玉萧那儿喝茶吗?你说老年人养老好好的,儿子又打架了,可是闹心啊。”
  柳叶刀点点头,跑不见了。
  柳叶刀是我们这儿城管大队的队长,操心的跟居委会一样,不过他人好,性子也好,人称“柳叶小王子”,也可以说是很受欢迎的。
  “所以,兰,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严肃地喝了一口啤酒,端庄认真地对飞燕说:“实际上。”
  “我想追他。”

算是个群宣?

欢迎加入镜花水月,群号码:655629834
梦间集乙女群,大概就是偶尔一起聚众产粮玩。
不接受ky
聊天也好呀~
刚开,来玩啊!

我干他妈的
我为什么没有学画画
我想画流兰,想画儿子
想画Black×Vicky……!!
想做发饰,入簪坑(攒钱下个暑假嗨起来)
想做滴胶
想改进文笔和语感,搞懂的地得……语感死撑好累
想写点更有意义的东西。


我什么都想学。
教练啊!!

亲吻-续

我他妈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续
孤剑/冰魄,原本还有个君子我懒得写了
寻梦人性格有问题。两个都是,一个病娇一个抖M
全黑化(寻梦人个人),ooc,真的,冰魄我没抓好。大家雷文吐槽中心见(别)
孤剑寻梦人那个是典型我得不到就要毁掉思维,神经病一个就是了
——
孤剑ver.
  
  孤剑从不喝酒,更不沾荤腥。
  
  偶尔他会喝上一杯你泡的情花茶,但仅仅是这样。他很少会碰触你,更少会和你交谈。
  
  倒不是他性冷,只是你一直鲜少出现在他面前,每天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再做什么。
  
  孤剑自然是关心你的,却又不肯明面说出,就这样,一连几个月后他才看见你。
  
  “……你……去了哪儿?”
  
  “给你采茶啦,来尝尝看。”
  
  你给他泡了杯情花茶。
  
  孤剑喜欢你的茶,你知道。
  
  但这次他却脸色一变,将茶杯掷下,啪嚓一声摔成粉碎。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甚至失去了平时冷静的举止。
  
  “真可惜……难得的白瓷杯。”
  
  “你在里面……掺了酒?!”
  
  你蹲下身子拾起碎片,对着他娇艳一笑:“对——呀。”
  
  将杯子碎片一片片拾起来,你将它们放在桌上,看着没有说话,但满眼都是为什么的孤剑。你想了想,踮起脚尖,亲吻上他的脖子。
  
  不是唇。
  
  你幻想过,但是却放弃。
  
  “为什么呀……让我想想该怎么回答你……啊……”
  
  因为我想毁了你。
  
  我得不到的,永远得不到的,孤剑。
  
  
  
冰魄银针ver.
  
  不管怎么样,你喜欢冰魄银针的毒。
  
  令人生不如死的苦楚,却又带着些许、些许的甜蜜,尤其是施与你苦楚的对象是他——那拥有着蓝色眼眸的毒针。
  
  你喜欢他。
  
  所以即使你被他抓住,要被他杀死,即使你看着他拿着银针向你走来,那银针一旦碰触你的肌肤就会让你中毒,你也还是甘之如饴,甘之如饴地等待着。
  
  我祈求,我深爱,我渴求你的毒,你的冷漠,你的薄情。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冰魄银针随意地说着,又顿了顿,开口冲你命令道:“闭上眼睛。”
  
  你乖顺地闭上眼睛,却没有银针刺入的苦楚,附上唇瓣的温热使你一怔,并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旋即传来的是刺痛,咬破的唇瓣流出鲜血,而你感到痛楚的幸福的同时,毒迅速蔓延开来。
  
  很痛,很痛,很痛。
  
  或许和绿竹、抑或浮生不同,他给你下了猛料,迅速发作的有些不可思议,可以说比死还要痛苦,真正的生不如死。 然后你会在这痛苦之中挣扎,慢慢死去吧。
  
  “冰魄……”
  
  你仍旧看得见他,也说得出话,你呢喃着他的名讳,你却也不懂得为什么。他没什么表情,却有东西硬塞进了你的口中。
  
  是解药?还是剧毒?
  
  你不知道。
——
问问,你们是想看段子(叫《绑缚》,肯定会有君子剑)还是想看短篇《盲鱼》(冰魄乙女,原创寻梦人名字叫夕和,盲女。故事是BE)

亲吻

黑化有。想把一个大写的ooc贴头上。虽然叫亲吻不过嘛……
睡不着。
睡不着。
睡不着。
——
金铃索ver.
  
  你并不是个喜欢轻薄人的人。
  
  甚而可以说有些性冷淡,到现在你也只是偶尔去拉他的手,极偶尔,记得的只有少年的指尖有些冰凉。
  
  “你和金铃索真的是恋人吗?”
  
  “是啊。”
  
  “搞不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
  
  即使被这么说了,你也没打算改变相处模式,那对你和他也没什么好处。
  
  偶尔你会和他一起坐在古墓里,也没什么意义,静静坐着发呆。
  
  然而你今天有些心血来潮,没犹豫的主动抓住他的手,就算你不喜欢两个人握太久导致的手心湿热。他的手果然很凉,白皙而柔软。
  
  金铃索诧异地看了你一眼,然后没说话。
  
  金铃索也不是个喜欢轻薄人的人。
  
  甚而可以说有些避人,不大和人接触。你知道他不怎么喜欢随便被人碰,尤其是手心。
  
  但是你应该算是个特例。
  
  所以即使你亲吻上他的唇,他也没有反抗。
  
——

灵蛇ver.
  
  你从来,从来都没有搞懂过灵蛇。
  
  但是你也没有反抗与挣扎的打算。
  
  反抗是无谓的,挣扎是自讨苦吃的。
  
  被打断的肋骨还在作痛。它曾被以温柔的态度接了回去,然后再次打断。
  
  你就这么任由他对待你,反正你也无所谓,你不会死,他不会杀了你。
  
  为什么?
  
  你不知道。
  
  你只知道他是高高在上的,他是那个掌握你生杀大权的灵蛇尊上。
  
  即使你被绑着跪在雪地里,你也没有感觉,甚至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死?如果不会,今天又有什么药物需要你来试药?
  
  他来到了你的身边。
  
  你没有打算抬头去看灵蛇,彻骨的寒风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你也没有知觉——然后你会被抱进屋里,即使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而那儿有温暖的火炉。
  
  你搞不懂灵蛇。他让你害怕,却又予你温柔;他让你生不如死,却又给你生的希望。
  
  他迫使你抬起了头。
  
   绿色的偏蓝色的眼眸一如你当初看见的那么漂亮,他在笑?还是没有?你有点难以分辨。他低声叫着你的名字,温柔的像是呼唤情人,而同时,亲吻上你的唇。
  
  药物,伴随他的亲吻,滑入你的口中。
  
  灵蛇的亲吻,是有毒的。
  
  你有点戏谑地想着,任由那药物滑入口中,然后你的全身都剧痛起来,最后陷入黑暗。
  
  但是你不会死。
  
  你坚信。
  
——

秋水剑ver.
  
  你没有任何的拘束。
  
  秋水剑没有给你绑上任何束缚,比如一个你觉得会有的项圈,或是沉重的却有用的镣铐。
  
  你可以随意地在这里走动, 甚至可以跟他讨要你想吃的桂花糕,亦或者甜脆的梨。
  
  “给你。”
  
  他今天将你之前随口说过的雪花酥带了回来,温柔的笑容让你有些愧疚。
  
  “……抱歉,找了挺久的吧。”
  
  “没有,你快尝尝。”
  
  你知道一定很好吃,因为他不会给你带回你不想要的东西。 端着雪花酥,你沉默着咬下一口,非常可口的滋味。
  
  “好吃吗?”
  
  “嗯……”
  
  “那就好。”
  
  “秋水,你不尝尝吗?”
  
  他微微顿了顿,摇了摇头。而你犹豫着,看着手里的雪花酥,还是小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秋水,你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出去?”
  
  “什么出去?”秋水剑从来不会对你生气,即使你这么问出他最厌恶的问题,他依旧微笑着,如此对你笑道。
  
  “就是那个……”
  
  他突然浅浅地在你的嘴边亲吻了一下,止住了你的话语。
  
  很随意很快速的亲吻。
  
  于嘴边。
  
  “这个雪花酥很好吃。”
  
  “……是啊。”
  
  你将话语吞下,看着他已经看不见光的、闪烁着危险的眼眸。
  
  你不可以出去。
  
  你可以在这里游荡可以吃到拿到一切你想要的,但是你不可以出去。
  
  这里是你的囚笼。

做梦

随笔
——
我容易失眠,但喜欢做梦。
在天已经暗极了、暗极了的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百无聊赖打开电子书,《红楼梦》是依旧极致好看的,然而我却爬起来,翻出了一本极厚的纸质书。
好像已经很久没看过纸质书了。
这么多年,电子书或许过于发达了,致使纸质书似乎都罕见了起来。这本书还是新的,却不知道放了多久,不过挺好的是,是我喜欢的宋词。
手机电量还只是少的可怜的“18%”,就这么连着插头戴着耳机听歌,吵嚷的让我想起我似乎也许久没听过抒情歌了。
然而当我放起一首抒情歌时,宋词却有些难看下去了,还不如看视频来的有趣。手机欢快地跳出对话框,那头的人亲昵地唤我“哥”。
“哥,我今天看见了一群鸽子!”
“哦。红眼睛的?”
“好像是!白白的!”
“那一定好看的。”
“而且哦,”她在那头极可爱地嚷,“你看我拍的夕阳。”
非常灿烂的夕阳。
我对颜色实在不敏感了些,说不清是橘色还是红色,反正黄色与这其中一种或两种混杂在一起,由浅灰的天空生硬也自然地过渡下来,很漂亮。
我似乎也怪久没看过夕阳了。
甩下那本宋词,我趴在自家不算落地窗的窗子,认认真真看起看夕阳。
我们这儿的夕阳没有她那儿的好看。灰蒙蒙的天空上橘色与红色的夕阳实在暗淡了太多,倒是对面房子的蓝色墙体显得挺漂亮。
“我真没审美啊。”
“怎么会,哥你最棒了!”
她是个乖巧可爱的姑娘,实在温柔得令人心怜,然而我可能困了,夜色也暗的不能再暗了,该睡了。
我很容易失眠,但喜欢做梦。
门咔嚓一声开了,门外是我爸。或许是看见了灯光来斥责让我睡觉的吧。
“爸?”
我爸沉默了一会,蹙眉说道:“你才醒啊,快洗漱拿着饭卡去吃饭啊。”
天暗了,你看。

销毁

我想写五花,后来抽了自己一巴掌
我他妈哪里来的初始五花!
ooc,严重ooc
——
金铃索ver.
  他一向是个没什么表情的人。
  所以即使眼睁睁看着你解开了锁住他的锁,游疑着按下了销毁键,他也只是微微惊讶地瞪大双眼,复而垂下眼眸。
  他什么也没说,任由你做出这个选择。
  只是你收拾被褥的时候,看见了一串小小的铃铛。
  
  “金铃儿,你说我弄一串小铃铛,跟你一样好不好呀。”
  “……好。”
  
柳叶刀ver.
  你知道他不会责怪你。
  即使你按下了销毁键,他也没有任何怨怼之意,反而微笑着擦拭去你的眼泪。
  柳叶般的男人永远都是纵容疼宠你的,温柔到不会责怪你做的这个选择。
  “不要哭,没关系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要哭了。”
  “就算没有我,也肯定有人能够陪你吧。”
  然后他就这么微笑着化为虚无。
  
虎头金刀
   “哎哎,我要消失了吗?”
  他顿了顿,还是微笑着接受了这个事实,耳朵却有点难过地垂了下来。
  或者说,很难过。
  他虽然说着没关系的,却有点眼眶泛红。
  “我本来还想带你去草原的……没关系的,下一次吧,下一次,我们去草原吧!”
  但是即使你点头,他也看不见了。
  
齐眉棍ver.
  “在下不会怪你。”
  他这么说着,撇开视线不去看你,嗓音还是淡淡的,却有点颤抖。
  “是在下的错,明明坠入空门却没断掉对红尘的执念。”
  “您……比我要称职的多。”
  
流光银刀ver.
  “你居然要销毁了我?!”
  他果然如预料中一样怒气冲冲,甚至有些眼眶发红:“我这么厉害,到底哪些不如你的意了!”
  “对不起……”
  被你这么回答,他安静了下来,努力的平稳声线,用看似一如既往高傲的却带了祈求的嗓音说道:“切……”
  “你若是没好好把我带回来,我可是要找别人去了!”

他死于青苔之下(1)

名字瞎取+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私设如山+不知道长短
寻梦人非官方寻梦人性格+私设如山
暗黑走向+病态
慎戳。
寻梦人×流光
——
  安宁的,简单的,平静的,夏天。
  寻梦人贪恋古墓的清凉,就准备常年待在古墓,做个不问世事的闲散人家。 至于木剑说的那些话,权当没听见。
  “反正他又不会亏待浮生,那管他的,等到了那一步再说。”
  “啊!”她习惯突然转换话题,所以和分水峨眉刺相当聊的上话,“不过这么说来,虽然你们这儿的夏天凉快,但若是有西瓜有海就好了。”
  寻梦人极偶尔地会提到一些金铃索不知道的故事,他虽然装着没有兴趣,还是会忍不住听寻梦人杂七杂八地讲上一些。
  “西瓜?西瓜老好吃了,又甜又清凉,若是放井里冰一冰,那定然是夏日解暑必备呢。”
  “海啊可漂亮了,蓝色的,就,比……比……比你冰魄师兄还好看!”
  正不屑地冷哼着的冰魄银针一顿,差一点就要一针上来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然后被御蜂拉着,还是罢了。
  “师兄,不是我说,十个你也打不过无剑的。”
  “嘁。”
  不过冰魄银针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无剑,对,无剑,寻梦人已经拥有了无剑的力量,可以说天下至强之一。就是她实在不是个武功绝顶之人的性子,若是打起来,跑的比谁都要快。
  不过古墓也很适合她,没了魍魉以后的这儿机关重重,可以说断不会有哪个好胜的跑过来,只嚷着“我来领教无剑力量”和她打架了。
  “我最怕的就是打架了,想起屠龙那个性子万一拉着我要和我打架我就怕……哎呀,拂尘,你怎么这个眼神,难道喜欢和平也不对吗?”
  “况且我不适合打架啦,毕竟我一直都不是打架过来的。”
  寻梦人这么说着时,拿着一把极漂亮的刀,挂着可以说温柔的笑容。她是个漂亮的、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般笑着时总会让这些对她有点儿意思的梦中人们心中一动,而这次,银缕拂尘却觉得绝情谷的暖阳有点让他发冷。
  那会儿寻梦人住在绝情谷。这当然不是自己意愿,她在等困在梦境的两个不让她省心的家伙。
  那会儿淑女剑经常陪她,陪她喝酒,陪她看花。君子剑则在一旁劝姐姐少喝点,然而每每都没有用,淑女剑和寻梦人又是闹得一个“两败俱伤”。
  淑女剑是好酒量,寻梦人却也很是厉害,导致喝着喝着总是最后只剩了拂尘,他不喝酒。见寻梦人趴在石桌上头发乱七八糟就觉得气,气归气也没什么法子,也就走开眼不见心不烦了。
  而这会儿,寻梦人似乎喝多了,趴在石桌上看他,头发乱七八糟的,他却没觉得气,只觉得冷。
  比那次的血洒出来时还让他觉得冷。
  银缕拂尘游疑了片刻,才开口问询。
  “……你,要不要回古墓?”
  
  寻梦人回了古墓。
  虽然冰魄银针一百个不乐意,可是御蜂和金铃索还是挺欢迎她来,金丝冰绡对她微微一笑,伸出手欢迎她的回来。
  于是寻梦人便住下了,日常拍着手扯天扯地,她比古墓里任何一个人阅历都要来的丰富百倍,从西瓜能扯到大海,从大海扯去沙漠。
  从沙漠又扯去郁郁葱葱的森林,再不经意地扯回昨天她如何把古墓的机关折腾坏了。
  金铃索腾地站起来,嫌弃地看着她去修机关了。
  她说着,总喜欢拿着一把极其漂亮的刀,冰魄银针每每看了总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住了嘴。
  寻梦人不怎么出古墓,她唯一一次出去还是因为孤剑和曦月刀的玉佩之事,将他们轻而易举地带回现世之后,姑娘就又回了古墓。
  “官方走向?哎呀管他的呢,我又不是还在失忆的,况且能动手解决管他什么方法呢,我们也好久没见了吧,来来来,喝茶……”
  那时候是银缕拂尘跟着她——银缕拂尘可以说跟了她极久,除了不知所踪的浮生剑与离开了的倚天剑屠龙刀和还在古墓的金铃索以外,是跟了她最久的了。
  虽然银缕拂尘也一百个不情愿跟她,不过慢慢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他看着寻梦人扯天扯地,又拉着金铃索欺负绿竹棒,态度渐渐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到后来的任其胡闹,看着她领来紫薇软剑,带来灵狐,送走那人。
  她拉着孤剑只嚷着喝茶,白皙手腕上的红豆手串实在好看的让银缕拂尘说不出话来,而孤剑也很配合地轻饮几口,反正又不是酒。他喝了几口,顺便问问这几年的情况。
  “……哎呀,也就那样儿,那时候有魍魉,不过魍魉王长得可好看了,打起来也痛快,不经打,” 她说着站起身,拍拍袖子笑起来,“你别看我这样,我现在住在古墓,等你们出来才在绝情谷呆着,现在你们出来啦,那我走了,你们也小心点哦?”
  寻梦人,这个时候该叫无剑,她顿了顿,看着孤剑和曦月刀,温柔地笑道,便丢下银缕拂尘一个人跌跌撞撞带着那把刀离去了。
  “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孤剑见姑娘离去,终于没有忍住惊讶地道。
  身边曦月刀也是惊讶,似乎没料到记忆里温和秀美的姑娘会变成这个样子,就好像他没有料到她失忆过一样。
  银缕拂尘对此的反应却很平淡:“她也没做什么错事,虽然我也试图……过,不过天底下,也没几个人打得过她吧。”
  曦月刀闻言也只是叹口气,他本性也不是个会纠结这种事的人:“哎,你说,玄铁他们看见了,会是什么表情?”
  银缕拂尘对此嗤笑:“谁又知道。”

我的寻梦人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发出来了!……我是什么写手来着……
不好笑。
苟。
求求你们了和我聊天给个评论可以吗
1.
  寻梦人她第一回来梦间集,她是很懵逼的。
  “这……这儿哪儿?”
  “冰火岛啊。”
  她看看身边的绿竹棒,笑的是很好看的。
  她又看看一脸冷淡的金铃索,也是很好看的。
  “你们的名字为什么都这么奇怪!”
  “……?”
  哦可不是嘛,她是寻梦人,他们是梦中人,是武器拟人嘛。
  但是她颤颤巍巍地抓住倚天的毛领,用尽全身的力量说道:“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呢!外国不知道,你们咋也不知道吗!”
  这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
  寻梦人来了没几天,绿竹棒说他干不下去了。
  金铃索和倚天剑死拉着他,屠龙说,兄弟兄弟算了算了。
  一帮嗷嗷待哺的紫薇玄铁真武还要养呢!
  不你自己养你爹去我不干了!
  原因是,寻梦人每回看他们打架,看着看着就自己下来了,自己下来了,就开始往死里揍魍魉。
  某打码王魉魍:对没有错,她虐待魍魉,没见过打那么狠的。
  揍到后来,绿竹金铃索倚天屠龙就不用打架了,在旁边干看着插不进手。
  后来他们的日常,就变成了,种地。
  哦,听说她以前的办公场所是有地的,所以习惯沿用了。
  至于为什么自己动手,如果问起她,她回答的义正言辞哦。
   老祖宗说了,能自己动手的,不麻烦别人!
  
3.
  寻梦人据说当初是做审神者的。
  后来她因为这群人不会背马克思理论愤而出走,来了这儿。
  所以,流光银刀看着面前桌上的一大摞《高中哲学政治》《苟利国家生死以》《膜法师的自我修养》,他,
  “我们也不会背好吗?!”